<ol id="xh1f7"><td id="xh1f7"></td></ol>

        行業動態

        深度 | 疫情籠罩之下,光電企業生存百態

        2020-04-01 << 返回新聞列表

        春雷響了,櫻花開了,雨水綿延,春天終是來了。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被困一冬的人們,各有各的焦慮。工作的人停下來就沒有收入,無法復工的企業各項支出仍在不停“燒著”。

         

        疫情當下,業務停擺,計劃擱置,光電行業的中小企業面臨何種境況?他們的復工情況又如何?

         

        疫情中心的武漢,面臨嚴峻的現實

         

        武漢光谷

        無法復工,但一切要往好處想

        2019年上半年,和創光電(武漢)有限公司經營范圍廣,主要經營產品包括工業膠帶、膠帶制品、光學零件、防靜電器等,后轉型到主營光學冷加工產品業務。2019年下半年,他們重新裝修了廠房,購置新設備,引進專業的技術人員,去蕪存精,調整航向。

        屈定山是和創光電的總經理,他介紹說:“我們投入了總共大概有800萬元。”之所以投入多,一是由于光學加工的生產設備和檢測設備價格都比較高;二是由于對廠房的環境要求高,重新裝修時投入了比較高的成本。但讓他們料想不到的是年末武漢出現了疫情,發展的愈發嚴重。這對于剛剛調整業務方向,投入巨大資金的公司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我們在年前1月21日放假,考慮員工要回家過年,延遲到正月初七上班。”沒想到,這假期是越來越長,復工一延再延。部分員工無法回到武漢,公司也尚未獲得武漢政府的復工許可,所有業務和營運目前處于停滯狀態。”

        沒有復工,就沒有營收。作為公司的負責人,屈定山需要擔心公司在沒有營收的情況下的各項支出。現金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去年重新投入之后,我們預留了一部分,但如果長期這樣下去,公司的現金流肯定有問題。”屈定山非常清楚,按目前的形勢,3月以前很難恢復正常生產,這會造成后面連續幾個月都沒有回款。

        他給我們算了一筆賬:“沒有回款的情況下,房租一個月接近6萬元,人工月支出將近10萬元。”

        盡管國家出臺了針對企業減免房租的政策,但租賃私人廠房的和創光電不一定能享受優惠政策,員工工資也不可不發。這不僅是由于要遵守相關規定,也是出于對一旦復工招不到人的擔憂。

        事實上,根據業務發展的需要,公司原本計劃年后招聘,將團隊從18人擴大至50人左右。目前在職的主要是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擴充的主要是生產線的人員。公司管理層進行過討論,現在外省正在逐步復工,包括公司的客戶,如果交不了貨,訂單就會流失。這個流失,很大可能會造成持續性流失。

        現在開發客戶特別難,每家公司的供應鏈系統并非僅有一家。“我們如果不能做,競爭對手就會進入到客戶的供應鏈了。”屈定山坦言,目前尚有100多萬的訂單沒有交付,20%的客戶已經通知需要對訂單進行調整。

        值得慶幸的是,公司經營了一部分紅外測溫產品,而公司最大的江蘇客戶是當地政府重點支持復工的單位。由于客戶需要和創光電的協助,屈定山向武漢東湖高新區提供了相關材料與復工申請,希望可以早日審核通過。“如果到了三月底還不能復工,到了四月,我們就要徹底熄火了。”話畢伴隨著幾聲笑,無奈與樂觀夾雜其中。

        焦慮是必然的,但作為公司的負責人,屈定山認為自己需要的是冷靜。在盡人事的前提下,首先是對員工進行承諾;其次是想辦法回應客戶需求,想辦法爭取復工手續,相關防疫物資與復工流程都在進行中。“一季度肯定是不行了,四月底復工是底線。”屈定山有信心如果能夠盡早復工,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一星期可恢復至正常生產水平。

         

        疫情之下的訂單和人才爭奪戰

        “封城久了,已經麻木了!”武漢一家激光公司的銷售經理阿曉(化名)告訴我們。

        因為不是生產疫情防控的相關產品,這家公司已經根據政府的指令一再推遲復工日期。“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在外地的競爭對手加大馬力,拼命蠶食我們的市場。”廣東一家維持多年的客戶,在一再等不到產品的情況下,終于棄他們而去。

        “這不能怪客戶,也不能怪競爭對手。碰到這樣的事情,誰也沒有辦法。”武漢這些企業的老板們和銷售們,這些天都在為一季度業績憂心忡忡。“那些在外地擁有生產基地或者備貨的公司還好,我們只能干瞪眼了。”

        與訂單爭奪戰并存的,還有人才爭奪戰。

        這些天,除武漢外,全國各地一直被疫情壓著的企業們終于陸續復工了。他們像極了在籠子里被關久了的獅子,開始勁頭十足的攻城略地。而攻城略地最需要的,還是人才。這些天,大公司們紛紛發布招聘啟事。小公司們心焦了,在武漢的公司們心焦了,難不成,在疫情之下,我們辛辛苦苦培養的人才就要改換門戶了嗎?

        武漢一家企業的老板阿勇告訴我們,“我現在特別焦慮,我產線上那些多年培養的工藝工程師,也許一解禁,不少人就要被大企業優厚的條件給搶走了。”

         

        復工時間一推再推,疫情之下,健康和經濟的雙重壓力之中,武漢的同胞們的耐心一再被挑戰,焦慮一天天在滋長。湖北省曾四度調整復工日期,分別為不早于2月4日、2月14日、2月20日以及3月10日。
         
        而就在剛剛,湖北省再次發布通知,分區分級分類分時有序推進企業復工復產。武漢市企業中,對全國、全球產業鏈配套有重大影響的企業,在防控措施到位、防控責任落實的前提下,按程序批準后可以復工復產。其他企業先按不早于3月20日24時前復工復產。
         
        對于一大批武漢光電企業,新一波的等待,再次開啟!

         

        吉林、山東

        已開展復工,受影響較小

        把目光放到湖北除武漢之外的其他區域,所有企業依舊在焦灼的等待中。但是眾多企業已做好防疫物資準備,各就各位,只待“復工”號角吹響。

         

        山東

        許穎(化名)是山東的一家光電產品代理公司的負責人,據她介紹,除了部分在湖北的員工與復工條件不允許的員工外,公司已根據當地政府相關規定,于2月24日復工。

        從銷售工作來說,一方面是通過線上與客戶聯系;另一方面通過物流和快遞交付貨物,盡管國內有順豐可發,時效卻大不如從前。作為一家以代理產品為主營業務的公司,許多產品需要從國外進口,疫情之下國際運輸渠道減少,周期增長,成本隨之增加。例如,美國受到流感的影響,部分貨物延期嚴重。

        在現金流問題上,許穎告訴我們:“如果公司不能復工,堅持到上半年沒問題。成本都是看得見的流失,房租與員工工資占成本支出的大部分,二月份公司業績幾乎為零,而去年十二月份的業績情況非常好。

        對另一家山東芯片初創公司來說,房租與人員成本壓力則小得多。

        據林蒙(化名)介紹,公司主營業務是波長可調芯片的設計、制造、封裝與測試。由于是初創公司,目前人員較少,產品正處于樣品研制與測試階段。目前是通過線上辦公的形式復工,研發照常進行,10人團隊中有4位員工在湖北。

        由于公司所在地發展相關產業的需要,對企業有免除房租的利好政策。疫情對公司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員工無法到崗,延緩了公司發展進程。

        “我們原本計劃年后聯系客戶繼續進行測試和研發,但是客戶沒復工就無法進行。”林蒙的想法是現在要保持公司正常運轉,能進行研發的就馬上去做,預計今年下半年有一定成果。

        從客戶群體來看,許穎所在的代理公司客戶群分為兩類,一類是科研用戶,一類是工業用戶。對他們來說科研用戶現在基本沒有上班,因此公司也只能進行一些線上交流,也不用擔心科研客戶的流失。她也透露,在與工業客戶的交流中,他們的情況更糟糕。如果客戶受影響大,他們的采購量減少,公司的業務量自然也會減少。

         

        吉林

        另一家吉林長春主營光通信用無源器件的公司則開工比較早。“我們2月10日就開工了,吉林這邊情況還好。”公司的技術負責人表示。
         
        由于員工多為本地員工,基本沒有因為疫情原因無法到崗的情況。目前公司產線上有200多人,月生產波分復用器件可達7-10萬只左右。不同于大型光電設備,器件具有體積較小的優勢,在運輸上比較方便,發個快遞就行。雖然有部分客戶暫未復工,項目有所延遲,但這種壓力短期內對公司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湖南、江蘇

        一季度受影響明顯

         

        湖南

        北接湖北的湖南,抗擊疫情的同時,也在恢復企業的復工復產。

        主營單模與多模光纖激光器的湖南某企業已經復工。除了少數湖北員工尚不能復工,其他員工基本全部到崗。目前生產工作正在進行,銷售工作也正在跟進。

        對公司來說,人員雖已到位,但目前最大的影響表現在人員無法流動。銷售工作需要線下交流,實地拜訪,而現在的情況是員工無法拜訪客戶,客戶也沒辦法前來,導致訂單會延期。

        “由于訂單需要大量的實驗結果證明,因此并不是說延期了訂單就會流失。”市場經理譚雨(化名)向我們介紹。2020年第一季度的情況肯定會比較難,但對于全年來說,仍持樂觀態度。截止到發文日,該企業已經開始了部分客戶的走訪工作。

         

        江蘇

        3月4日,江蘇省疫情中高風險地區已清零。凌飛(化名)所在的公司已經復工,主營業務是特種光纖。商務和技術咨詢已于2月10日開始正常運轉,生產工作在2月第三周全面恢復。

        據介紹,公司原材料大部分是進口,國外的供應商暫未受到影響。特種光纖行業由于其技術門檻較高,不易被復制和替代,目前并沒有出現退單的情況。

        “我們不能聽天由命”,焦慮之后,在統籌計劃之下,公司各項工作有序展開,安排與執行流暢。

         

        小 結

        武漢是中國中部地區光電子產業重地,這里有響亮的“中國光谷”。激光、光通信、芯屏端網等領域的眾多企業在此。毫無疑問,這里的人們生活和經濟生產正蒙受著巨大損失。

        據湖北融智商業模式創新研究院與武漢光谷光電中小企業產業協會的調查報告,市場需求下降與周轉資金緊張是較大的阻力,在不能復工的情況下,近80%的企業可能存活不超過3個月。

        在上述調研未涉及的珠三角地區,以深圳為例來看,2月10日,是深圳對復產復工企業報備制度正式實施的第一個工作日。本行業內大族激光、杰普特光電等已于2月10日陸續復工。大家普遍反映今年一季度生產與銷售計劃受到影響,保守預估大部分企業恢復節奏與營業從今年六月開始。

        疫情已經得到控制,從全年來說,仍保有信心。隨著中國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世界各地如美國、韓國、日本、意大利等多國的疫情卻逐步嚴重,對于客戶集中在國外以及原材料需要進口的企業來說,未來可能受到不小的影響。

        “我們現在都要往好的方面想”,正如屈定山對于“最壞的打算”這一問題的答復,對于這場全國甚至全球的疫情,我們能做的就是保持樂觀與信心,做好復工安排與計劃,挺下去。

        日本大片在线看黄a∨免费,欧美亚洲大陆精品综合色,日韩亚洲欧美香蕉精品区,无码日韩人妻精品久久